高分貝的音量, 伴隨著熟悉的旋律, 毫無保留的經由耳朵衝向腦袋, 把腦中的胡亂思緒通通
趕走. 赫然發現, 此刻的心情, 竟是最平靜的.




第一次感覺到, 喜歡這樣特別的樂團, 是種幸福.
不是那麼的大咖, 可以站得近近的看著演出, 卻又有許多跟自己一樣喜歡他們的樂迷,
雖然彼此不認識, 可是能站在一起, 一起隨著節奏搖擺, 一起為台上奮力演出的樂手鼓掌,
感覺是很棒的.

快8點時才匆匆趕到the wall, 看到排隊的對伍一直排到樓梯口還向外繞了一圈…
哇! 人怎麼這麼多? 擔心等一下看表演時會不會站到太後面去, 卻也很開心有這麼多的人
喜歡他們. 呵呵, 澄草的音樂果然有無法抵抗的魔力.

太久沒過來這裡, 連小白兔搬新家了都不曉得, 問了路人位置後, 就匆匆的領票進去了.
還好the wall比印象中的大, 還有許多的 ” 好望角 ” 並未被佔走; 挑了個音控台旁邊的位置
站著, 期待表演的開始.

鼓聲一下, 馬上嚇了一跳! 怎麼這麼大聲?

不過也難怪, 上次來the wall已經是兩年前Labyrinth來台灣開演唱會時候的事了...




Clock很有舞台魅力. 一種… 沒有偽裝的舞台魅力.
靠在麥克風上, 將聽起來青澀, 卻很有感覺的聲音認真唱出;
當麥克風不需參與演出時, 能如痴如醉的, 沉溺於自己與吉他的世界裡. 站在襯托著燈光與
煙霧的舞臺上,連一向看表演都比較注意bass手表現的我, 也忍不注的把目光停留在Clock
身上許久.
白先生的bass很穩; 偶而, 和吉他交互彈奏出的音符, 就能感動得我雞皮疙瘩掉滿地.
湯先生的鼓也很棒; 準確而有力, 大鼓點的變化一樣聽得我是花枝亂綻.


本來以為, 橙草的爆炸, 是 ” 在空曠道路上開著車, 搖下窗戶朝著外面吶喊, 把鬱悶情緒趕走 ”
的抒發式爆炸. 可是在現場聽他們的演出 我覺得橙草現場的爆炸, 是
” 站在沙灘上, 對著滔滔不絕的海浪聲怒吼, 可以把不開心的事通通趕走 ” 的
一股作氣宣洩式爆炸.


還是不免俗套的要說些芭樂感想:
這場表演真的很棒! 在澄草一貫的不囉唆風格下, 整段表演幾乎是一氣喝成.
卻也因為是第一團的表演, 所以表演完後就開始了交換”傢伙”的時間, 也因此少了
喊encore的機會.
我好想再多聽你們唱一首歌阿! 即使是之前唱過的也好.
被我拉去聽的朋友, 在表演完之後問了我一句話: 主唱他…是不是很害羞阿?
我: 哈哈哈! 我也不知道耶~ ( 心中的OS: 這應該是他的個人風格吧! )


下一團表演的 - 薄荷葉女主唱

創作者介紹

iamnomoh

iamnom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